饮霜

【喻黄】岁华晚书01

♪每一章,出现啥西皮打啥tag,基本上主喻黄啦

♪没大纲……想到哪儿写到哪儿(ฅ>ω<*ฅ)

♪第一次写全职同人而且第一次写修真orz真的不太会写

♪智障所以应该虫不会少……欢迎捉虫(ฅ>ω<*ฅ)

♪这么萌的工科生不怜惜一下嘛(ฅ>ω<*ฅ)欢迎来找我玩儿呀(ฅ>ω<*ฅ)

♪之前的删了然后又加了点……嗯_(:з)∠)_

-  -  -


云海涛声起灭。

  浮黎世界,那些林林总总,皆一概而逝了。

  叶修神情淡淡,似是有些怅然。片刻之后,他终将这种种付诸一笑,纵云而去。

  邱非倚在一处峭壁,怔怔看着远岑婆娑的腰线,直到被轻拍了肩膀,才恍然惊醒。

  “苏师叔……他,就这么走了?”


  蓝雨阁主虽早料到这种结局,可当他拿到嘉世新宗主登位大典的那张请帖时,尤不免叹息:“叶修前辈……当真不易。”

  “呔!叶不修那老鬼竟就这么认了这真是见了鬼了我去啊没有他哪有嘉世的今日要走也不该是他走啊师兄你说对不对!”树下的剑修越说越激愤,手下剑招越走越凌厉,一不留神竟捎下了庭院里一截树枝。

  他一下停住了手中动作,迎着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讪讪摸了摸鼻子,随即气鼓鼓往桌上一趴。

  “少天你,果然和叶前辈关系不错。”喻文州抿了一口白玉仙茶沉吟道,“一宗之主‘叛出宗门’,嘉世,也扯得下这面子。”

  “可不是!”听了这话,黄少天又不禁瞪着眼睛挺直了身子。他性子讨喜,和亲传师父魏琛情同父子,在上一辈修仙者中混的如鱼得水,尤其跟这个大了他没几十年的家伙缠打了不少年岁。

  叶修的来头不明,可自打年少便已在嘉世修行,幼而颖悟,不多久便成了新一代中的佼佼者。可他偏又与一本正经埋头修炼的同辈人格格不入,行事懒散,比斗中全无道家风范。倒是黄少天这跟了一个同样猥琐的师父的,觉得他格外可亲。

  只是今日功课还未做完,任他是天皇老儿也逃不过蓝雨阁主的监督。

  一剑惊天籁,清风明月楼。

  黄少天虽说师承自以术式见长的魏琛,可他显然在剑道一途上造诣更为精进。

  昔年他耐下性子在问剑峰顶枯坐许久。当他起身行云流水般使出那套令他后来扬名修真界的流云剑法时,魏琛抚须大笑,广散了请帖大宴三日,在他的出师宴上挣足了面子。

  此时喻文州正静静看着他的剑。

  那剑时而缠绵如情人间的喃语,时而阴刻如跗骨之蛆,时而剑气凛冽煌煌如流火,时而剑锋飘忽隐匿如烟尘。

  流云剑法倾注了黄少天大半生心血,可谓是他的立足之基了。

  可他的气息不顺又晃着神儿,竟是露出了几处破绽。

  喻文州倒是未曾出声提醒,只两指一拈发出一道气劲将剑招打断。

  “今天便算了吧。”

  黄少天眉间却仍有郁气,一向英气的脸此时也有些蔫蔫的。

  喻文州瞄着他,见他恨铁不成钢皱着眉仿佛吃错了东西的样子,只觉原本一心的惋惜,全都化作了悠悠的笑意。他拂袖一扫,石桌上便出现了一碟晶莹剔透的桂花红豆糕。

  袖里乾坤恒温保鲜,糕点还透着丝丝凉意,隐隐绰绰的桂花香味不多时便吸引了黄少天的注意。

  “哟哟哟师兄这又是从山下带回来的呀!咦咦咦拿都拿出来了拦着我作甚——”

  喻文州袍袖下的手轻轻摩挲着青年掌心的茧,带着微微的笑看他。

  合欢树下一时间静悄悄的。

  青年利索的嘴皮子像是一时被封住,磕磕巴巴了半晌白净的脸皮子泛起微红,才犹犹豫豫改了口。

  “哦……文、文州。”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