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霜

【青黄】孪梦

  操场边的青年一边与人交谈一边不急不慢地行进。冬季的阳光清冽,亮度充足,那人碎金般的短发沐浴在惨白的日光里,璀璨的发色折射使他看起来就如同被降温处理过的日心。大概是讲到兴起的缘故,青年的发梢眉间都挂着亮晶晶的笑意。

  “凉太!”他听见自己张口喊了一声,因为嘴唇开阖有二手烟逸出,飘飘袅袅升起。并不是多么和善的招呼,可他还是看到青年眼睛一亮,便匆匆告别了同伴向他跑来。

  傻乎乎咧开的嘴角,快速奔跑的步伐,明亮的眼神,急促的呼吸,他满意地看着他的归附,就像是在看着一件永远属于他的、不容旁人触碰的宝物回到它所应当归属之处。

  青年笑眼潋滟,艳丽的唇舌一张一合,他却像是恍惚间听不见他的声音了,只是押着对方的后脑给了一个绵长的湿吻,便看见那人白皙的皮肤透出浅浅的粉来。

  他满意地笑起来,准备像往常一样挥开粘他粘得紧紧的某人,再揉揉他的发圈,才发现他所看到的青年幻像在他的触摸下碎裂开来,原本他所站着的地方融入他透明的躯体。而原本的温存褪去,空气里是晶莹的凉意。

  这本该是场梦。这却也不仅仅是场梦。

  青峰大辉霍地睁开眼,才发现时间已是阴雨笼罩下的傍晚。水线顺着轨道在窗面上蜿蜒,不开窗也可以闻到室外泥土与青草混合的芳香。与那人的气息相似,却远没有那般清爽。手机屏幕还显示着半亮,应该就是吵醒他的那条新的简讯。

  {青峰君,我已赴仙台培训,勿念。}

  若不是手机备注里清清楚楚标明的[Kise],他也许会把如此礼节分明的简讯当成是黑子的作品吧。翻开他的收件箱就可以看到,除了零星的同事和队友发来的寥寥数语,满屏幕满屏幕都是黄濑充斥着颜文字和波浪号的荡漾语气。

  每条短信的末尾,“小青峰”出现的频率最高,偶尔还有“AHO峰”、“大辉”此类不乏亲昵的语气。“青峰君”这个称呼……在他们确认恋爱关系以来确是未闻久矣。

  他在疏远他。他突然有了这样的认知。这种认知令他突兀地生出烦躁,拍了拍上衣的口袋,他才想起来早已经没有烟了——大概在那个时候,金发青年夺过他手中的烟盒。金色的烟盒一如他曾经手的那些篮球划出一道流畅的抛物线。空心、三分,因为情绪激动的缘故力道偏大,垃圾桶晃悠了几下才勉强稳住。

  他漠然茫然地看着空下来的仍摆着夹烟姿势的右手,然后就听到了黄濑罕有的严肃声线。

  {青峰君,为了你自己,也就当是为了我,请不要再吸烟了。}

  他那时是怎样回应的?自己好像还是一贯的懒懒应了一声,伸手掏了掏黄濑风衣的左上口袋——黄濑并不吸烟,但固定位置的口袋里却永远摆着戒烟口香糖。青年就着他们的姿势凝视着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抿紧嘴唇。冷凝的表情,终究止于一声叹息。

  在他的记忆里黄濑还是原来那个皱巴巴爱哭爱撒娇的黄濑。虽然他清晰地知晓那不是他的全部——他也从不吝于向他展示这点——可是,他还是深深印刻着不那么强势的黄濑在脑海中。因为被猛烈地追求着——所以就交往了,这大概是任谁都不会赞同的爱情观。可是他们正是如此开始的。

  虽然走得匆忙,黄濑却也并非没有向他报备过行程,只是他忘记了吧。他起身走向书房,抽屉里果然躺着一本带清秀字迹的便笺。那人总是太过小心翼翼,除了手机的备份外还会留下手稿。自己也不止一次的嘲讽过他的鸡婆,可每次那人总是在短暂的失落后笑着说:{也是多一份保障嘛~像小青峰这样总是迟到可不行~}

  谁会把备忘录扔得远远的呢?扔在家里,扔在明知放了自己也不太会去看的地方,扔在恋人的身边?

  仙台市青叶区一丁目******

  大概是公司组织去培训的缘故,黄濑的车放在车库里并未被开走。他掂量着手里的机械钥匙,静静打量那人的车。明黄的车体,打开车门还可闻到淡淡的柠檬香气,后视镜上挂着的也是橙黄的琉璃,有种如其主人的清爽感觉。

  由于两人都有车的缘故,青峰很少会选择去坐黄濑这台看起来过分晃眼的跑车。但这不妨碍他认出那个挡风玻璃前摇晃着笑得傻兮兮的人偶,那还是他两年前的杰作。那是黄濑鲜有的几次成功将他拖上街的经历之一,他后来是将黄濑做的青峰玩偶放进了抽屉,倒未曾想到黄濑会将他做的这粗制滥造的玩意儿安了底座,放在车上。

  他坐进了车里,并未启动车子,只是发呆。方向盘被柔软的真皮包裹,触感舒适,让他想起了黄濑柔软的皮肤。

  他醒来时不在自己以为的车里,却还是在他们共同的家里的。仿佛是从没下过1月潮湿的雨,室内充溢的仍是干爽的空气。有淡淡的青草香钻入他的口鼻,毛茸茸的触感刺得他锁骨发痒,猛然睁开的眼所瞥见的,是温热的阳光。

  若说谁先爱上,谁便输了,他也不介意让输了若干年的那个傻瓜,赢上那么一把。

〖fin〗

 

后记:

各种OOC有,抱歉还是感觉不太会写文QAQ

其实这是一篇完结已近一年的短小君,首发在青黄吧,原谅我初混lof,然后把陈饭拿出来炒炒⁄(⁄ ⁄•⁄ω⁄•⁄ ⁄)⁄

大概就是双重梦这样。

其实本来想写三重梦的ORZ看完某电影想装个B,可是无奈脑容量不够写了两重就梗住了……心塞_(:з」∠)_

空了行看起来会轻松一点?

评论(2)

热度(7)